语言选择:中文 | EN
您好,欢迎来到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官方网站!

【21世纪经济报道】重上井冈山

  本报记者 周扬 江西井冈山报道

  2007年7月的井冈山,竹茂山青。30多个穿红军服的中年人,在狭窄的山道上攀行。

  他们身背斗笠、脚缠绑腿、手执竹杖,沿着当年的朱毛红军挑粮小道重上井冈山。这是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下称“中井院”)的一次体验式教学,这些红军打扮的学员是“国有企业改革与和谐社会建设专题研究班”(下称“国企专题班”)的中央国企老总和国家金融机构的官员。

  革命旧址成课堂

  7月5日上午8点,国企专题班的39名学员,在中井院正门集合。他们穿好事先分发的红军服,系上红色的识别带,列队报数之后,向朱毛红军挑粮小道进发。

  这个中井院的品牌课程,在开始之前就被赋予了艰险的色彩:随队有两名医生,兼做向导的角色,他们提醒有心脏病和高血压的学员量力而行。每个学员还配备一根竹杖,用于防滑和打蛇。

  随队医生携带了速效救心丸和蛇伤药,在朱毛挑粮小道的起点——源头村,身穿白衣的医生向“红军”学员再次告诫,“留心树丛里的竹叶青蛇。”

  朱毛挑粮小道全长4.8公里,“最快的纪录也需要80分钟走完。”国企专题班的组织员、中井院培训部主任雷霆说,“这是对每个人意志的考验。”

  刚上山时,学员们还在大声谈笑,这些国企老总提到以前参加过的野外拓展训练,似乎并无惧色。但渐入密林,源头村的狗吠声越来越远,路越走越陡,学员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轻。

  国企“红军”们的脚步渐渐沉重,队伍由起初的鱼贯而行越拉越长。记者每隔两三百米,才能看到一个大汗淋漓、执杖攀登的学员。

  7月5日当天,国企专题班的学员当中,最快的也用了100多分钟才走完全程。上了黄洋界的终点,路边有一棵大树,便是当年朱德、毛泽东与战士们挑粮歇脚的地方。

  这段4.8公里的挑粮小道不过是七十年前漫漫长路的一小段而已,当年的朱毛红军从大陇镇挑粮至井冈山茨坪,全程有80多公里。精疲力竭的学员听到这段历史时,变得鸦雀无声。

  走完挑粮小道,便到了黄洋界哨口。79年前,红军不足一个营的兵力击溃了白军4个团的进攻,“这个现场教学点,主要是讲述井冈山精神中的‘依靠群众’。”现场教学点教师聂金山说。

  到了黄洋界,黄洋界保卫战胜利纪念碑矗立山顶,学员们围着纪念碑站成一圈,集体朗诵毛泽东诗词。国企班学员站在烈日之下,在游客围观的眼神中,大声诵读毛泽东诗词:

  “山下旌旗在望,
  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
  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
  更加众志成城。
  黄洋界上炮声隆,
  报道敌军宵遁。” (《西江月·井冈山》)

  在八角楼毛泽东故居,现场教师结合1928年的井冈山斗争历史,向学员讲述井冈山精神中的“实事求是、敢闯新路”,毛泽东是怎样找到一条真正适合中国国情的革命斗争路线。

  每到一个教学点,国企专题班的学员都会拍照留念。在大部分照片的背景中,都有一面“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的红旗——这是中井院准军事化管理的一个象征。

  学员们需要每天按时起床,外出教学时需列队报数。学院通过唱革命歌曲等形式,调动学员的激情。学员曾被分为两个声部,轮流演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十送红军》等革命歌曲。

入户调查

  “基本国情教育的基地”是学院功能的另一个重要定位。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本身就是国情的一部分,而井冈山和周边地区的现状,也是我国中部地区基本国情的现实写照。

  在中井院的中青年后备干部培训班,入户调查是学员们的重点课程之一。在入户之前,学员先要了解当年的毛泽东是怎样调研的。

  在战火纷飞的井冈山斗争时期,毛泽东主持过著名的“兴国调查”。当年的背景是在国民党大军压境的时候,毛泽东用了整整7天的时间,找8个随同红军行动的农民,进行促膝谈心。毛泽东和他们一起吃住,向这8个农民了解家里有多少人口、劳力、土地和生活情况,欠不欠债,对红军有哪些要求,然后整理出几万字的“兴国调查”。

  “这种调查研究的方法是毛泽东制定中国革命策略的基础,他始终是中国正确革命路线的代表。”教学科研部的匡胜老师说,“调研是政策制定的基础,无论是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还是现在,都同样适用。毛泽东通过调查研究,把握的是老百姓的需求,最盼望中国共产党给他们提供什么。”

  中井院学员的入户调查,大多选在井冈山及其周边地区、原中央苏区范围的乡镇。参与调查的司局级乃至省部级学员,与当地农民同吃同劳动。

   “这个入户调查常常收到意外的效果。”匡胜说,中青年后备干部们不仅对中国中部地区农村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有了深刻的了解。同时,也能带着自己的课题,到基层、到农村第一线了解情况。

   通过调查活动,农民对党的干部印象有了根本性的转变。匡胜说,那些农民一辈子都没看过这么大的官,一个普通的江西老俵,这次却能够跟省部级干部同吃同劳动。农民把自己嫁出去的女儿、女婿,在外面打工的儿子都叫回来,陪领导一起吃饭。北京来的原通州区委书记梁伟(现在已经是北京市委常委),跟渼陂村的村委书记梁仁俊是本家。两人都姓梁,都是书记,入户调查时就平起平坐,大碗喝酒。

  一些来自卫生部、民政部、教育部的学员,也想了解各部委相关政策在农村的执行情况。

  现实的困境是,部委的领导下去调研,总有省里的、地市的各级干部陪同,到一个选好的典型的点上去,“某种意义上,他很难接触到一个真实的基层情况,很有可能看到的都是最好的而不是普遍情况。”教务部的柯华老师说。

  但在中井院选择的入户调查点,地方官是不参与这些活动的。学员可以了解最真实的情况。柯华说,“我们不是选最好的点给他看,而是随机选一个点。要求农户好、中、差三种类型的都有,学员都要去走访吃饭。这样才能真实全面地了解情况。”

  “洗了脑,润了肺”

  井冈山的革命历史与现实相隔了80年,如何找到历史与现实的结合点,并将共产党的最新理论成果传授给学员,是中井院长期研究的课题。

  中井院特聘教师余伯流负责“井冈山革命斗争史概述及几个重大问题”的专题讲课,面对国企专题班的学员,他能找到这些国企老总的听课兴奋点。

  比如在讲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的兵工厂、被服厂和造币厂时,他说“这就是中共国企最早的源头,建议大家都去看看刘少奇写的《论国有企业的管理》,以史为鉴。”

  谈到朱德当年参加红军的背景时,教学科研部匡胜老师介绍说,“朱德在井冈山参加革命,每天才有5分钱的伙食费,条件非常好的时候,每个月才有两块钱的零花钱。”

  朱德参加革命不可能为了个人利益、也不可能为了权力,与“绿林好汉”交朋友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舒适的生活,而是为了改变中国落后面貌的信念。”

  匡胜说,“类似的历史,以前不为人们重视。在浩瀚的历史资料里,不少这样的东西被湮灭了。”但中井院深度挖掘这类资源,并从中提炼对现实有启迪的内容。而在现实教学中,学员对这部分内容尤其感兴趣。

  “三湾改编”也是历史资源,而且是跟国企老总结合最紧密的一堂课。毛泽东当年把一盘散沙的旧军阀部队,改造为人民军队,并将“支部建在连上”。“对于国企班,我们用了‘组织再造’的主题,用新的管理学的理论总结毛泽东的三湾改编。”

  谈加强党的领导,也可以用这个案例。当年的红军即使不被强大的敌人消灭,也会变成流寇。“但毛泽东对组织进行再造,从机制上、制度上加强了党对军队的领导。使之渐渐成为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

  在柯华的经验里,很多中青年后备干部可能一直就是呆在机关里,没有做过基层干部,也很少跟群众打交道。“他的关注点可能是招商引资,农民关注的却是自己的生计。给你半个小时,你怎么跟群众沟通?”

  “井冈山精神很重要的内容就是实事求是、依靠群众。”有的干部跟群众之间找不到话题,一个共产党的干部,怎么与群众找到情感上的共鸣点?

  按照中井院的计划,中井院可能会开设这种与群众沟通技巧的课程,来提高学员对“依靠群众”的感悟。“打个比方,西方的议员,也要学习怎么跟选民沟通。”

  中井院以现场教学、体验式教学、社会实践为主,辅助以专题教学。学院可利用的教学点,除了井冈山及其周边地区外,还有许多分散在湖南省的韶山和福建省的古田等地。目前形成了一个以学院所在地为中心,行程半径达700余公里的教学网络。

  “中央希望开辟出一条干部培训的新路。”柯华老师说,三所干部学院新时期要承担起新时期党员干部培训的重责。

  反复强化的革命传统教育是中井院的教学特色之一。对于学员党性修养的提高,仅仅依靠课堂教学还不够。中井院常务副院长李小三说,“党的十六大以来,随着干部队伍新老交替的不断进行,整个干部队伍结构发生了新的变化。”

  “一方面,干部的学历和知识层次有了很大提高;另一方面,相当数量干部的理论素质、党性锻炼、从政经验以及经受的各种考验则显得不够。”中央决定大规模培训干部,大幅度提高干部素质,正是出于这样的背景考虑。

  与国企专题班同期进行的第33期专设班于7月5日结业。结班仪式上,一位学员代表说,“中井院的学习,帮我们洗了脑,润了肺,充了电,壮了精气神。”

  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创办至今,已有8000多名党政军干部毕业。

  【背景资料】  
  
  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第一期“国有企业改革与和谐社会建设”专题研究班

  学习时间——7月1日-15日

  现场教学涉及地点——井冈山、吉安、兴国、瑞金

  39名学员构成——四大资产管理公司部门经理;地方保监局、银监局、证监局副局长、党委书记;国资委所属的中央国企总经理、副总经理及党委副书记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