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保持共产党人的革命精神
来源:《光明日报》(2018年03月01日 05版)        发布时间:2018-03-05
辛鸣
  习近平总书记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革命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先进优秀的看家法宝、攻坚克难的力量源泉、走向胜利的政治优势。要实现党和国家兴旺发达、长治久安,中国共产党人就必须保持革命精神、革命斗志,就一定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永远奋斗,通过彻底的自我革命坚定不移地把伟大社会革命继续推进下去。
1、革命精神来自对马克思主义革命观的深刻认知
  习近平总书记对革命精神的重视是一以贯之的。党的十八大以来,从“革命理想高于天”到“不忘革命初心”,革命的觉悟、情怀、意志溢于言表。特别是2016年年底在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上,明确提出“大力弘扬将革命进行到底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对革命精神的重视与强调,集中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对马克思主义革命观的深刻认识、科学遵循与自觉践履。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社会有些人把革命简单地等同于曾经发生过的暴力革命、革命战争、革命运动等,并且认为革命已经逝去、革命不再需要。这种认识是极其错误的。虽然上述形态毫无疑问是革命的形态,甚至还是革命最直接的、最现实的、最管用的形态,但却不能说是革命的全部内容,更不能说是革命的本质形态。关于革命的本质,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8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一文中,做了极为简明而又科学深刻的论断,这就是“革命是历史的火车头”。后来马克思又称革命是“社会进步和政治进步的强大发动机”。
  马克思主义认为,一个社会的生产发展同它的现存的生产关系之间日益增长的不相适应,总是要通过尖锐的矛盾、危机、痉挛表现出来。这种矛盾、危机、痉挛只有通过革命才能解决。解决了,社会就发展进步了,历史就前进了。所以,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长河中,革命直接政权的阶级更替,表现为社会制度的兴亡存废,但深藏其后更为根本的是表现为社会生产力的解放与发展。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社会主义革命的目的是为了解放生产力。生产力是最革命的因素。生产力发展了,总是要革命的。邓小平之所以说“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也是因为“改革的性质同过去的革命一样,也是为了扫除发展社会生产力的障碍,使中国摆脱贫穷落后的状态。从这个意义上说,改革也可以叫革命性的变革。”
  社会矛盾不会消失,革命自然不可避免也不会消失。所以,对革命不存在喜欢不喜欢、愿意不愿意的问题,革命是历史的必然,是“必然性的物质力量”。1851年恩格斯给马克思写的信中讲:“革命是一种与其说受平时决定社会发展的法则支配,不如说在更大程度上受物理定律支配的纯自然现象”“制度改变的方式总是新的要求逐渐产生,旧的东西瓦解等等”,建立新的制度“总要经过真正的革命”。
  正是有着对革命的科学认知,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旗帜鲜明指出:“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共产党人就是革命者,既要革命,就要有一个革命党。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打碎旧世界夺取政权的革命当然已经结束了,带领人民建设新世界的革命却依然在进行中,并且要继续进行下去。从身份上说中国共产党已经是领导人民长期执政的党,但就其本质来说仍然是带领人民建设新世界的革命党,是具有革命精神的执政党。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同志要求全党保持“过去革命战争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命热情,那么一种拼命精神,把革命工作做到底”。在改革开放过程中,邓小平同志特别提出,革命精神是十分宝贵的,没有革命精神就没有革命行动。坚持和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们一定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用旺盛的革命精神来进行自我革命,并推进伟大社会革命。
2、保持革命精神就要一以贯之推进伟大社会革命
  从鸦片战争以来,中国社会就开始了慷慨悲歌的社会革命运动,但只有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国革命才进入了一个崭新的阶段,中国的社会革命才走上了正确的道路。历史和现实都告诉我们,一场社会革命要取得最终胜利,往往需要经历漫长的历史过程。
  当代中国这场伟大的社会革命经过了三个历史阶段:
  第一阶段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在这一阶段,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找到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正确革命道路,经过28年浴血奋战,推翻了压在中国人民身上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实现了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国家统一、社会稳定。这一革命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历史,彻底结束了旧中国一盘散沙的局面,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实现了人民民主专政。
  第二阶段是社会主义革命。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投身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的热气腾腾的社会主义建设,在不长的时间里,建立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积累起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生产力水平相对落后的东方大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经验,确立起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成功实现了中国历史上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为当代中国的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为中国发展富强、中国人民生活富裕奠定了坚实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
  第三阶段是改革开放。从20世纪70年代末起,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人民进行改革开放新的伟大革命,破除阻碍国家和民族发展的一切思想和体制障碍,使中国大踏步赶上时代。这一伟大革命开辟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形成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确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繁荣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极大激发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创造性,极大解放和发展了社会生产力,极大增强了社会发展活力,人民生活显著改善,综合国力显著增强,国际地位显著提高,实现了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的伟大飞跃。
  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一时代,中国开始了从快速发展到全面发展的模式跨越,从大国向强国迈进的发展阶段跃迁。特别是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化,意味着中国社会发展从宏观到微观、从战略到战术、从观念到制度都发生了根本性、革命性的变化。我们决不能因为胜利而骄傲,决不能因为成就而懈怠,决不能因为困难而退缩,要从推动人的全面发展和社会全面进步的高度进行战略筹划,从推进共享发展和实现共同富裕的高度做出应对之策,以更加旺盛的革命精神开启新时代的新革命。通过革命精神深化社会革命,用社会革命淬炼革命精神。
3、保持革命精神还要勇于进行彻底的自我革命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勇于自我革命,是我们党最鲜明的品格,也是我们党最大的优势。”中国共产党的伟大不在于不犯错误,而在于从不讳疾忌医,敢于直面问题,勇于自我革命,具有极强的自我修复能力。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够在现代中国各种政治力量的反复较量中脱颖而出?为什么能够始终走在时代前列、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主心骨?根本原因就在于始终保持了承认并改正错误的勇气,一次次拿起手术刀来革除自身的病症、解决自身的问题。
  在建党初期对党员和党的一些组织“思想不纯”以及“左”倾“右”倾错误进行自我革命,在长征途中对党和军队中存在的“左”倾冒险主义、分裂逃跑主义进行自我革命,在延安时期对党内存在的主观主义、教条主义、经验主义进行自我革命,到新中国成立后又开展了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等一系列的自我革命。也正是在这样的自我革命中,中国共产党一次次转危为安、化危为机,带领中国社会从胜利走向胜利。
  新时期的改革开放是中国共产党人对自身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形成的一些僵化、教条、片面、不成熟思想认识、行为习惯与制度模式的自我革命,摒弃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摒弃计划经济,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正是通过这样一次深刻的自我革命,中国共产党踏上了带领中国社会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征程,也让中国共产党当之无愧地成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领导核心。
  全面从严治党更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自我革命。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以刀刃向内的勇气向党内顽瘴痼疾开刀,体现的正是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的决心和意志。从八项规定转作风到雷霆万钧反腐败,从扎紧制度的笼子到高扬理想信念,从严格党内政治生活到加强党内监督,从洗澡出汗、壮士断腕到刮骨疗毒、凤凰涅槃,中国共产党切实解决了党在作风、思想、组织、纪律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实现了政党面貌的大革新、政党形象的大提升、政党制度的大完善、政党能力的大提高。
  进入新时代,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攻坚任务、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对我们党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新要求。“四大考验”“四种危险”以及影响党的先进性、弱化党的纯洁性的各种因素更具有很强的危险性和破坏性。要想不被挑战打倒,要想永葆生机活力,一定要勇于进行彻底的自我革命。这种自我革命来自中国共产党的自觉自警,同样来自中国共产党的自信自豪。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党之所以有自我革命的勇气,是因为我们党除了国家、民族、人民的利益,没有任何自己的特殊利益。”十九大报告提出“坚决防止党内形成利益集团”这一斩钉截铁的论断,同样基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新觉醒。一个世界上最伟大又最强大的政党,当然不应该犯这种颠覆性的错误,也不允许犯这样颠覆性的错误。中国共产党已经在在革命性锻造中更加坚强,我们要在全面从严治党这场伟大的自我革命中继续百炼成钢。
  (作者:辛鸣,系中央党校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