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起来”的历史溯源
——关于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的思考 (一)
来源: 《学习时报》(2017-11-03)        发布时间:2017-11-13
  陈远章
  “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的一个重要论断。所谓“站起来”就是洗刷百年耻辱,实现民族独立与人民解放,实现人民当家作主。“站起来”是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艰苦卓绝的斗争、建立新中国而实现的伟大使命。
  中华民族是一个不屈不挠的民族,屈辱的近代史也是一部由“跪着”到“站起来”的抗争史。中国各阶级的力量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抗争和求索,纷纷登上历史舞台,从自身利益出发,寻求中国的出路。他们从各自的立场出发,为“救国救民”开出了不同的“处方”,进行了不屈的抗争。但由于历史和自身的阶级局限性,这些探索都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都不能从“根上”解决问题,因此找不到“救国救民”的根本出路。
  否极泰来。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使中华民族的命运出现了历史性转机,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担当起了使中华民族“站起来”的历史使命,开辟了“站起来”的伟大时代。为了迎接这一时代,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与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进行了殊死的斗争,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为了巩固这一时代,中国共产党带领中国人民进行了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为当代中国一切发展进步奠定了根本政治前提和制度基础,实现了中华民族由近代不断衰落到根本扭转命运、持续走向繁荣富强的伟大飞跃。
  科学理论的指导,注入了“精气神”,使中华民族抖擞地“站起来”。鸦片战争惊醒了“天朝大国”的美梦,击垮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近代中国开始了屈辱的历史,中国人民掉进了苦难的深渊。辛亥革命结束了封建王朝统治的历史,却没有改变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旧的世界打碎了,新的世界没有建立起来。国家处于四分五裂之中,民众仍然是一盘散沙,整个民族在精神上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
  如何把民众凝聚起来、把民族团结起来,成为救亡图存的头等大事。历史证明,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中国共产党。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给迷茫中的中国指明了前进的方向,马克思主义深深吸引中国先进的知识分子和中国人民,并在中国大地生根开花结果。其中的“理论之果”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第一次成果——毛泽东思想。自从中国有了毛泽东思想,中国军队和中国人民就有了“精气神”,中国革命事业就由被动转为主动、就由失败转为胜利。众所周知,正是从遵义会议开始,党逐渐形成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成熟领导集体,开创了中国革命的崭新局面,取得了长征的伟大胜利。长征把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百折不挠的奋斗精神升华到新的高度,中华民族的向心力由此得到空前提高。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个坚强的党,并领导和组织了一支不可战胜的新型军队,与人民群众建立了血肉联系,中华民族这个沉睡的民族开始“醒”了、开始“凝聚”起来了。
  而在此之前,这个思想那个主义在中国粉墨登场,但中国人只有挨打的份,西方先生老是欺侮中国学生。因为以往的思想和主义要么是坐而论道、清谈误国,要么为“小众”服务、替强者效劳,唯有毛泽东思想立足中国国情,揭示了中国民众中蕴含的巨大能量,为一切被压迫被剥削者主张,指引民众依靠独立自主改变命运。“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中国结束了旧中国四分五裂、民众一盘散沙的历史,结束了旧中国长期存在的民族压迫和歧视的历史,实现了在中国内地空前统一的政治局面,实现了各民族间平等互助、团结和睦、共同进步的景象,实现了有着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具有强大凝聚力的全国人民的大团结。
  正确的革命道路,推翻了“三座大山”,使中华民族昂扬地“站起来”。道路至关重要。如前所述,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多次面临道路之争和道路之选。有些所谓的“道路”,其实只有经不起检验的“道”,根本走不出“路”,或者充其量是“狭窄小路”和“断头路”,有的则是依靠帝国主义的寄生型“辅路”,所以这些所谓的“道路”都走不通、走不下去。这些“道路”都有一个致命弱点,要么从自身出发,代表“小众”,要么以“大众”之名,行“小众”之实。只有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自始至终代表劳苦大众的利益,带领中国人民走出了人间正道。这条道路依靠的是最广大的中国人民,反对的是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压得中华民族抬不起头、挺不起胸的大山。这条道路就是“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道路,就是包括土地革命、没收官僚资本、推翻封建主义婚姻家庭制度、扫除黄赌毒等旧社会丑恶现象的一系列几千年来最深刻、最伟大的社会变革,就是对个体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改造的社会主义革命道路。通过这条道路,推翻了“三座大山”,荡涤了污泥浊水,与旧的世界体系实现了最彻底的决裂,实现了建立一个完全独立的主权国家的愿望,实现了人民翻身当家作主人的梦想,奠定了以后中国一切进步和发展的基础,开创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新时代。一百多年来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从此真正挺直了腰杆。这在世界历史上是罕见的。
  苦心积攒的国家实力,强健了巨人躯体,使中华民族安稳地“站起来”。经过近代以来的长期战乱之后,中华民族犹如一个失血过多、严重贫血的巨人。新中国刚刚建立时,国民经济破败不堪,工业基础几乎为零,科技落后到只能“造桌子椅子、茶碗茶壶”,贫穷困苦到“人均寿命仅为35岁,婴儿死亡率高达20%,文盲率80%以上”。不少人认为“共产党在军事上得了满分,在政治上是八十分,在经济上恐怕要得零分”。如果不尽快改变这种状况,“站起来”是很难安稳的。对此,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很有信心。毛泽东在1949年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上的讲话中豪迈地指出:“中国人民将会看见,中国的命运一经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国就将如太阳升起在东方那样,以自己的辉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荡涤反动政府留下来的污泥浊水,治好战争的创伤,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共和国。”
  经过新中国成立后20多年的艰苦奋斗,党团结带领人民艰苦创业,以惊人的速度打造了“两弹一星核潜艇”这样的国之重器,建立了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人口数量和人均寿命几乎增长一倍,城市文盲率下降为不到20%,从而结束了旧中国近代工业极端落后的历史,向世人证明了中国具有追赶世界先进水平的气魄和能力,为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奠定了物质基础和科学技术基础。
  卓越的外交和军事努力,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使中华民族有尊严地“站起来”。“站起来”不仅是国门内的宣示,而且要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面对西方列强的围堵和封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文武双全、软硬兼施”,最终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
  所谓“文”,就是运用外交手段扩大朋友圈。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坚持“另起炉灶”“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和“一边倒”的外交方针,废除旧中国与外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取消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特权,肃清帝国主义在中国的势力和影响,奉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倡导和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亚洲民族独立国家以及瑞典、丹麦、瑞士、芬兰四个欧洲资本主义国家建立了平等的外交关系,打破了西方列强对新中国的遏制和孤立。20世纪50年代末期至60年代前期,中国在同美国对抗、与苏联论战的过程中,毛泽东提出并高度重视“中间地带”的问题,发展同亚非拉国家的关系。在同国际共运和社会主义国家关系中,坚持各党各国独立自主原则,反对大党大国对其他党、其他国家的不平等做法和霸权主义,维护了国家主权、民族尊严和党的尊严。
  所谓“武”,就是使用军事手段树国威和军威。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新中国对外进行了抗美援朝战争(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援越抗法(1950年7月至1954年7月)、中印边界战争(1962年10月至11月)、援越抗美战争(1965年6月至1968年3月)和珍宝岛自卫反击战(1969年3月)。这些战争都大胜了来犯之敌。其中抗美援朝战争是在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的背景下进行的,面对的是美日英法等15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号称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但最终打怕了联合国军,极大地增强了中国人民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通过这些战争,中国的国际地位空前提高。
  正是这样卓越的外交和军事努力,新中国顶住了一切外来干涉,打破了一切封锁,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特别是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恢复了常任理事国的席位,进一步让新中国在国际社会站稳了脚跟。这些都提高了中华民族“站起来”的世界认同度,标志着中华民族真正“站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