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的严实家风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2017年08月28日)        发布时间:2017-09-26
  王均伟
毛泽东与李敏等子侄辈合影
  恋亲不为亲徇私,念旧不为旧谋利,济亲不为亲撑腰——在亲情与党的利益、人民的利益之间,毛泽东同志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为全党作出了表率。
  “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
  毛泽东对毛岸英要求十分严格。毛岸英8岁时就跟着母亲杨开慧被关进国民党的牢房。母亲牺牲后,他和两个弟弟在上海饱尝了艰辛磨难。1936年夏,在地下党组织安排下,他被送到苏联学习。在苏联卫国战争期间,他参加了苏军,跟随部队攻到柏林。1946年1月,毛岸英回到延安,这时父子已分别19年。见面后,毛泽东马上让儿子脱下洋装,换上布衣,到陕北贫瘠的乡村当农民,拜农民为师。后来又让他参加西北农村的土地改革工作队。北平和平解放后,毛岸英和两名扫雷专家带领一个工兵排,首批进入北平,负责排除重要设施、处所的地雷、炸药等,谁都知道这是一个危险性很大的工作,毛泽东却没有阻止。新中国成立后,国民经济恢复的任务艰难繁重,毛泽东又让毛岸英到工厂一线,担任北京机器总厂党总支副书记。这里的工人都很喜欢和信任这个年轻的书记,却没人知道他是毛泽东的儿子。
  1950年11月25日,毛岸英在抗美援朝前线不幸壮烈牺牲。周恩来考虑当时毛泽东身体不太好,就将消息压下来没有告诉他。直到1951年1月2日,在朝鲜战场第二次战役取得胜利、毛泽东的身体也已经康复之后,周恩来才将志愿军司令部关于毛岸英牺牲的电报送给毛泽东。当时担任中央机要办公室主任的叶子龙先看到了这个电报,他的心情十分悲痛,也担心毛泽东无法承受这个沉重的打击。他拿着电报走进毛泽东的办公室,默默地将电报递给正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毛泽东。毛泽东接过电报,办公室的空气仿佛一下子凝固起来,那份简短的电报他看了足足三四分钟,一言不发,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过了一会,毛泽东抬起头,双手颤抖着从茶几上的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眼睛变得湿润了,可他最终也没有哭出来,只是长长地叹息了一声,向叶子龙摆了摆手说:“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战争嘛,总会有牺牲,这没有什么!”
  一个多月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回北京汇报朝鲜战局,向毛泽东详细汇报了毛岸英牺牲的经过,并内疚地作了检讨。毛泽东沉默了一会,对彭德怀说:“打仗总要死人的嘛!中国人民志愿军已经献出了那么多指战员的生命,他们的牺牲是光荣的。岸英作为无产阶级战士、共产党员,他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你要回去讲,岸英是志愿军的一名普通战士,不要因为是我的儿子,就当成一件大事。哪个战士的血肉之躯不是父母所生?”
  “一切按正常规矩办理,不要使政府为难”
  杨开智,是毛泽东的夫人杨开慧的哥哥,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后来回湖南工作。毛泽东和杨开慧在长沙从事革命活动时,曾得到过杨开智一家的掩护和帮助。杨开慧牺牲后,是杨开智的夫人李崇德将毛岸英三兄弟平安地护送到上海,交给了党组织。杨开智的女儿杨展也很早就参加革命,1941年在晋察冀边区英勇牺牲。
  杨开智曾写信给毛泽东,要求到北京工作。至亲关系、为革命做过贡献、光荣烈属,又有专业技能,这样的条件,得到一点照顾,在北京安排一个岗位,似乎也不会有人非议。但毛泽东却不这么认为。一个刚刚执掌全国政权的党,如果开了裙带之门,开了念旧谋利的先例,势必会损害党的威信,会动摇人民的信赖。
  毛泽东给杨开智回了一信:“希望你在湘听候中共湖南省委分配合乎你能力的工作,不要有任何奢望,不要来京。湖南省委派你什么工作就做什么工作,一切按正常规矩办理,不要使政府为难。”同时,毛泽东还给当时的长沙市军管会副主任王首道写了一封信:“杨开智等不要来京,在湘按其能力分配适当工作,任何无理要求不应允许。”
  讲规矩,守纪律,这就是毛泽东在亲情前的选择。接到毛泽东的信后,杨开智没有再提到北京工作的事,而是安心在湖南的农业部门发挥自己的专长。他先后担任过省农业厅的技师、研究室负责人、省茶叶公司副经理等职,一直在湖南农业领域干到退休。
  “不应因为他们是我的亲戚就不批评他们的缺点错误”
  毛泽东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有很大一部分时间都在湖南湘乡唐家坨外祖父家——文家度过的。在文家,他得到了众多长辈的喜爱和照顾,也同文家的表兄弟、表姊妹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新中国成立初期,文家的一些亲戚和朋友,纷纷到北京看望毛泽东。有的人从北京回来后,就觉得和主席攀上了关系,续上了交情,在乡亲们面前神气得不得了,甚至讲大话,摆架子,在群众中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毛泽东的表侄文炳璋时任湘乡县石城乡武装部长,他听到了群众的反映,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汇报了文家有人“不大服政府管理”的情况。
  毛泽东接到这封信后,高度重视。1954年4月29日,他专门给湘乡县石城乡党支部和乡政府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文家任何人,都要同乡里众人一样,服从党与政府的领导,勤耕守法,不应特殊。请你们不要因为文家是我的亲戚,觉得不好放手管理。我的态度是:第一,因为他们是劳动人民,又是我的亲戚,我是爱他们的。第二,因为我爱他们,我就希望他们进步,勤耕守法,参加互助合作组织,完全和众人一样,不能有任何特殊。如有落后行为,应受批评,不应因为他们是我的亲戚就不批评他们的缺点错误”“请你们将我这信及文炳璋的信给唐家坨的人们看,帮助他们改正缺点错误”。
  正因为深爱着这些亲人,毛泽东才决不做他们缺点错误的靠山,不为他们的缺点错误撑腰。他把这份关爱化作了严格的要求,希望他们能够不断进步。从这封信中,我们看到了毛泽东的大情大爱、真情厚爱。
  (摘编自《中国纪检监察》2016年第7期 王均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