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培训动态 > 学员心声 >
不朽的井冈 精神的高地
来源:教学科研部 姚玉珍        发布时间:2017-06-01
    孟 彦
  世界上没有哪一座山,能够与一个国家、民族和军队的命运如此紧密相连。井冈山,这座位于湘赣边界的罗霄山脉,因为有秋收起义,有三湾改编,有朱毛会师,有星火燎原,当之无愧地成为“天下第一山”,红色的圣地,中国革命的摇篮。“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记走过的路;走得再远、走到再光辉的未来,也不能忘记走过的过去,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带着“不忘初心”的谆谆教诲,怀揣着朝圣的虔诚,在纪念建军90周年前夕,我和国防大学指挥员班的同学们走进井冈,开始了“思想提纯,灵魂回炉”的寻根之旅。
  踏上这片红色土地前,有太多的不解和困惑萦绕在心头:大革命失败后,秋收起义的部队剩下区区不足800人,这样一支弱小的部队,靠什么燃起“工农武装割据”之火,照亮中国革命的前程?面对强大敌人的数次“围剿”、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红军部队为何能够频频“报道敌军宵遁”,最终夺取中国革命的胜利?在这片“人口不满两千,产谷不足万担”的穷乡僻壤,红军靠什么扎下根来,并不断发展、壮大起来?这支身处大山、没有军饷、筚路蓝缕,“铺稻草、点油灯、打游击”的部队,为何能聚集起200多名留学生、大学生、军校生等知识精英“我以我血荐中华”,支撑他们的信念力量是什么?……
  五月的井冈,细雨濛濛。我们来到北山,走进“井冈山革命烈士陵园”,凭吊在这里长眠的革命英灵。在两年零四个月的井冈山斗争中,中国工农红军赴汤蹈火、浴血奋战,有4.8万人英勇牺牲,有名可查的15744人。卢德铭,这位被孙中山亲试合格的黄埔军校优秀学员,在北伐战争中屡立战功。1927年9月,他担任秋收起义总指挥,在进军井冈山途中,因掩护部队突围英勇牺牲,年仅22岁。毛泽东痛惜不已,哭喊“还我卢德铭!”王尔琢,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生,由周恩来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蒋介石曾许以“擢升军长”之高位,拉拢他加入国民党,被他坚决拒绝。南昌起义后,他担任中国工农红军第4军参谋长兼28团团长,指挥五斗江、草市坳、龙源口等战斗,成为井冈山的一员骁将。1928年8月,在追回叛徒袁崇全胁迫2个连叛逃的战斗中英勇牺牲,年仅25岁。毛泽东以追悼会挽联“尔琢今已矣,留却重任谁承受?”表达痛失爱将的悲痛。伍若兰,毕业于湖南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后来参加湘南暴动,并与朱德结婚。上井冈山时,担任红军宣传队长,当年有“双枪女将”之称。1929年2月2日,在红四军挺进赣南中遭遇敌军突袭,为掩护军部和毛泽东朱德的安全,她带领警卫排突围,终因寡不敌众被捕。敌人问:“朱德、毛泽东在哪里?”她回答说:“在红军里,在人民心里”。敌人用尽种种法西斯酷刑,未能动摇她的信念。她说:“共产党人从来不怕死,若要我低头,除非日从西方出,赣江水倒流!”蒋介石下令将她杀害,并将她的人头挂在赣州城门上。年仅26岁。还有莲花县工农兵政府主席刘仁堪,被捕后,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高呼:“打倒国民党”“共产党万岁”。敌人割掉他的舌头,他用脚趾沾着自己的鲜血写下“革命成功万岁”几个大字,最后惨遭杀害。像卢德铭、王尔琢、伍若兰、刘仁堪这样的烈士还有很多,他们每一个人的事迹都“惊天地、泣鬼神”。在他们身上,大写着共产党员舍生取义的赤胆忠诚,彪炳着革命军人视死如归的大义凛然。他们的生命虽然短暂,但他们的精神永垂不朽,与日月同辉,光照千秋!
  在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的访谈教学中,我们倾听了袁文才烈士的孙子袁建芳、王佐烈士的曾孙王华生,曾志同志的曾孙蔡军,甘祖昌将军的女儿甘公荣的深情讲述,心灵一次次受到强烈的震撼。曾志,时任小井红军医院党支部书记,自小家境富裕,天资聪明,本可以轻松富足度过一生。在大革命风起云涌之时,她毅然投笔从戎。15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春,参加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并随部队上了井冈山。同年11月7日,曾志初为人母。迫于战争环境,曾志跟随红四军主力离开井冈山开辟新的战场,她无奈地将未满月的孩子送给了王佐部队警卫连的石副连长,取名石来发。1952年,在广州工作的曾志,在井冈山政府的帮助下,找到了这个已经长大的孩子。母子相见,百感交集。儿子多么想留下来照顾母亲,母亲又何尝不想让儿子留在身边。可她却说,井冈山是你父母战斗过的地方,父亲的遗志需要你继承。随后,石来发回到了井冈山,担任护林员,至到退休。1992年7月,曾志立下一份《生命熄灭的交代》遗书:
  “死后不开追悼会;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不在家里设灵堂。我死了,除陶斯亮和北京的家里人,在京外的,如井冈山的来发、金龙和北京的任何战友都不要通知打搅。把我的遗体先交医院解剖,有用的留下,无用的火化。骨灰一部分埋在井冈山一棵树下当肥料;另一部分埋在白云山有手印的那块大石头下。决不要搞什么仪式,静悄悄的,三个月后再发讣告,只发消息,不要写生平,我想这样做才是真正做到节约不铺张。”                                                              
  1998年6月21日,曾志在北京逝世。按照她的遗愿,家人在小井红军伤病员殉难处撒下骨灰,为她立下一块小小的墓碑“魂归井冈――老红军战士曾志”。这位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为革命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达到了忘我、无我的崇高境地,正如她在自己的回忆录《一个革命的幸存者》写道的那样:“共产党人,革命利益高于一切,除了信仰之外,一切都是可以舍弃的,包括自己的鲜血和生命。”
  站在黄洋界的3.1公里长的挑粮小道上,眼前浮现出毛泽东、朱德和井冈山军民挑粮上山的场景,当年,井冈山除正规红军外,还有800多名伤病员,还有党政军等机关工作人员,每天需要大量粮食。当时粮食不够,只能从附近的宁冈、永新、遂川三县运粮。从宁冈挑粮上山,只有一条崎岖不平的山路,红军战士每天早晨下山,晚上回来,一趟往返一百多里。当时朱德军长已年过四十,公务繁忙,战士们劝他不要挑粮,可谁也劝不动。于是,他们悄悄地把朱军长的扁担藏起来。这招不管用,朱军长便找来毛竹亲自动手削了一根新扁担,并刻下“朱德的扁担”字样。从此,井冈山传诵这样一首歌谣:“朱德挑粮上坳,粮食绝对可靠,军民齐心协力,粉碎敌人会剿。”朱德的这根扁担,挑起不仅是军粮,更是领导干部的以身作则的风范,官兵一致、关心群众的优良传统。
  登上茅坪八角楼,映入眼帘的是室内简单的陈设,架子床、书桌、茶几、清油灯、砚台。那时红军的的生活非常艰苦,“红军每天五分钱的柴米油盐钱都难以为继”,用油更是十分紧张,按规定毛泽晚上办公可用点三根灯芯,为了节约用油,他只点一根灯芯。就在这一根灯芯下,毛泽东从理论上思考中国革命的发展规律,回答“红旗到底能打多久”,写下《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两篇光辉著作。在“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的井冈山时期,八角楼的一根灯芯,折射出井冈山的物质匮乏,但传承的是我党我军艰苦奋斗的红色基因,烛照的是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灯塔薪火。
  井冈山留给我们的精神遗产很多,最重要的就是“革命理想高于天”的信仰力量。2016年2月,习近平同志把井冈山精神概括为“坚定执着追理想、实事求是闯新路、艰苦奋斗攻难关、依靠群众求胜利”。理想信念,始终是共产党员安身立命之本。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政党,如果没有或丧失理想信念,就会迷失奋斗目标和前进方向,就会像一盘散沙而形不成凝聚力。当前,我们正在进行具有许多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需要我们汲取井冈山斗争的政治营养,庚续井冈山斗争的红色血脉,坚定理想信念,高擎思想火炬,补足精神之“钙”,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井冈山,山不高而仰止,路虽远是源泉!
  (作者系中井院第176期合作班〈国防大学第47期指挥员班〉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