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红色标语看苏区的红色政权建设
    发布时间:2018-07-09
颜清阳  段刘娇
(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 教学科研部 江西,井冈山  343600)
 
  [摘 要]苏区时期,红色标语宣传既是中国共产党进行革命动员的重要手段,也是宣传中国红色政权的重要媒介与工具。从党领导下的红色政权建设高度来认识,可以发现,苏区标语大量的是宣传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宣传工农民主专政、宣传拥护和保卫苏维埃政权等方面的内容。这些方面的标语宣传,起到了良好的政治影响,起到了对人民群众的教育作用。研究苏区时期红色标语展示出来的红色政权建设的实质与特征,具有深刻的历史与现实启示。
  [关键词]苏区;标语宣传;苏维埃政权;政权建设;历史启示
  [作者简介]颜清阳(1967—),男,江西吉安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学科研部国情教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研究方向为中共党史、党建。段刘娇(1982—),女,湖南炎陵人,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教学科研部党史教学研究中心讲师,研究方向为中共党史、党建。
  [基金项目]2014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苏区红色标语宣传及其当代价值研究”(立项批准号:14XDJ021)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土地革命时期,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全国性的工农民主政权,是中国共产党在局部地区执政的重要尝试。苏维埃政府是工农民主专政最好的政权形式,它是为工农劳苦大众谋利益的人民群众自己的政府。由于苏维埃政权的存在和发展,革命根据地广大劳苦大众充满了当家作主人的喜悦。“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工农民主专政”“一切权利归农会”“保卫苏维埃政权”等,这些发自他们内心的呼声成为红色标语的重要内容。梳理这些红色标语,可以折射出苏区时期红色政权建设的历史背景、主要历程、主要特点,并从中得到一些有益的历史启示。
  一、苏区时期宣传红色政权建设类标语的主要内容
  苏区时期宣传红色政权建设类标语,不论是对现存文献资料的考察,还是实地调研,这一类的标语都比较多,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一)宣传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府类的标语。“建设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建立苏维埃,工农兵团结起来”“建立全国的苏维埃政府”“建立自己的苏维埃政府”“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苏维埃政府,有田分穷人才有饭吃”“建立工农兵贫民的政府”“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群众们,你想得到太平幸福,只有建立苏维埃政府!”“实行共产主义,拥护中国共产党,活捉王东元,建立全国的苏维埃政府”“工农兵团结起来,准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建立苏维埃政府,苏维埃政府是无产阶级的政府。”“推翻军阀国民党政府,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和苏维埃政府”“建立坚强而有工作能力的苏维埃政府”“工农群众联合起来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权!”“工农兵团结起来准备武装暴动夺取政权”,等等。
  (二)宣传工农民主专政类的标语。“苏维埃是穷人的政府”“工农专政”“主义遵马列,政权归工农”“贫农组织贫农团”“国民党政府是为豪绅资产阶级谋利益的政府,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是为工农兵谋利益的政府”“国民政府是军阀指派劣绅包办的政府,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是工人农民兵士自己选举的政府。”“国民党政府只准豪绅资产阶级参加,工农兵无分(份)。”“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只准工农兵参加,豪绅资产阶级滚开。”“国民政府是为豪绅资产阶级谋利益的,苏维埃政府是为工农兵士贫民谋利益的”“苏维埃政府即是工农兵士贫民的代表会议政府”“只有苏维埃才能发动更广大的群众力量”,等等。
  (三)宣传拥护和保卫苏维埃政权的标语。“(拥护)苏维埃政权!”“武装拥护苏维埃政府”“拥护(省)苏大会要创造铁的红军”“巩固苏维埃向前发展”“巩固苏维埃根据地”“保卫苏维埃根据地”“执行苏维埃的一切法令!”“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要想救中国必须打倒卖国的国民党”“白军士兵要抗日反帝就要到苏维埃政权底下来,苏维埃才是反对帝国主义的政权”“苏维埃是世界上最进步的政权形式”“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万岁”“全世界苏维埃联邦万岁”[1],等等。
  二、红色标语展示了苏区时期红色政权建设的实质与特征
  红色标语里面有大量的关于建立“苏维埃政府(政权)”等相关的宣传,那么,什么是“苏维埃”?当年苏区时期又是如何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有什么特点?等等,这里作一解读,以便读者对苏区时期的红色政权建设有一个清晰的了解。
  (一)什么是“苏维埃”?“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建立苏维埃,工农兵团结起来”“推翻国民党统治,建立苏维埃政府,有田分穷人才有饭吃”“打倒国民党政府,建立工农兵政府”等都是宣传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标语。那么,首先要问究竟什么是“苏维埃”呢?
  苏维埃(俄语:coвéт,意为“代表会议”)是苏联议会的名称。起源于俄国1905年革命。当时是一种工人和士兵的直接民主形式,其代表可以随时选举并随时更换。1917年十月革命胜利,宣布全部政权归苏维埃。苏维埃成为苏俄新型政权的标志,城市和乡村的最基本生产单位都有苏维埃,苏维埃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不仅可以立法,还可以直接派生行政机构。随后,苏维埃运动在各国风起云涌,苏维埃当时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的特有组织形式。中国共产党1930年建立的一些革命根据地政权也使用“苏维埃”,所以这些革命根据地被称之为“苏区”。
  但对于中国广袤农村而言,苏维埃的本义过于生僻,不仅苏区大部分农民不甚了了,就连相当多的共产党人也不一定清楚。农民根本弄不清楚苏维埃是怎么回事,广东的农民知道著名共产党人苏兆征,因此就把苏维埃当成苏兆征的弟弟。而湘赣边界的农民则把苏维埃称之为“埃政府”,因为当地客家方言“埃”就是“我”的意思。事实上,群众的误解是有几分道理的。对于大多数农民,尤其是贫苦农民来说,他们理解的苏维埃,就是共产党的政府和“埃(我)政府”。苏维埃是最受群众欢迎的民主政府形式。这也是为什么在国民党军队四面“围剿”和包围中,苏维埃政府能够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
  (二)从理论到实践,中国共产党建立苏维埃政权的过程。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的中国共产党,始终秉承建立无产阶级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理想。中国共产党在1921年7月成立时,即在《党纲》中明确表明“我党采取苏维埃的形式,把工农劳动者和士兵组织起来,宣传共产主义。”[1]1922年7月,中共二大在大会宣言中声称:“工人们时常要记得他们是一个独立的阶级,训练自己的组织力和战斗力,预备与贫农联合组织苏维埃,达到完全解放的目的。”[2]但是,在大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由于早期理论不成熟和力量单薄,加上第一次国共合作,并没有把建立共产党领导的民主政权提上议事日程。因此,中国共产党人对革命胜利后建立的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性质、内容的探讨,也还是一种理论上的探究。
  大革命失败后,幼年的中国共产党在艰难困境中,开始真正认识到建立革命政权问题的重要性。毛泽东率先在“八七”会议上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中共中央也从宣传苏维埃逐渐转变为在行动上为建立苏维埃政权而战斗,并在1927年9月指出:“现在的任务不仅宣传苏维埃的思想,并且在革命斗争新的高潮中应成立苏维埃”[3]P370。从此,在共产国际的推动下,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一场以武装斗争为主要形式,以土地革命为主要内容,以建立各级苏维埃政权为主要目标的苏维埃运动迅速兴起。广东海陆丰、湘赣边界、海南琼崖、湖南醴陵、湖北黄安、赣东北、湘鄂边等地区相继建立苏维埃或农民革命政权。1927年11月21日,彭湃在广东省海丰县领导成立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这是中国第一个苏维埃名义的农村苏维埃政权。毛泽东领导的开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和创建湘赣边苏维埃政权,在首批苏区红色政权中最具有代表性。从1927年11月到1928年3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在茶陵、遂川、宁冈三个县先后创建了“红色政权”——工农兵政府,初步形成了以宁冈为中心的井冈山革命根据地。1928年4月下旬,朱毛会师成立了红四军,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工农武装割据区域迅速扩大。5月下旬,召开了湘赣边界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了湘赣边界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从1928年5月至6月间,永新县、酃县(今炎陵县)、莲花县等三个县级红色政权(工农兵苏维埃政府)相继成立,各县区、乡苏维埃政府也普遍建立起来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开辟和湘赣边苏维埃政权的建设,为后来中央苏区的政权建设提供了宝贵经验。
  1928年6月至7月在苏联莫斯科召开的中共六大, 对苏维埃政权的建设具有特别的意义。会议在《对国内工作指示的电稿》中明确提出“必须扩大苏维埃的根据地及加紧组织红军。最大限度的引起群众于反帝国主义运动,使这种运动与反国民党反军阀的斗争相联结起来,然主要的任务仍旧是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实行土地革命,力争工农民权独裁制的苏维埃的政权,继续坚决的改造党。”[4]确定了要“扩大苏维埃的根据地”与建立“工农民权独裁制的苏维埃的政权”。
  中共六大以后,中共中央向共产国际报告了中国农村革命根据地的发展情况,并高度赞扬“惟朱毛湘赣边界所影响之赣西数县土地革命确实深入了群众。”[5]P720在中共六大精神的指示下,国内苏维埃运动与苏维埃政权建设蓬勃发展起来了,1930年已有300多县建立了苏维埃政权,统辖人口5000多万。尤其在1930年底到1931年秋,连续粉碎了国民党军对中央苏区的三次“围剿”。工农武装力量不断壮大,革命根据地日益扩大和巩固。面对革命形势的新发展,共产国际向中共提出了建立苏维埃中央政府的任务,中国共产党对此作出了积极响应。
  经过将近两年的艰辛准备,1931年11月7日至20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代表大会在江西瑞金召开,到会代表600多人。大会宣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成立,制定了《宪法大纲》,选举毛泽东为临时中央政府主席,朱德为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瑞金为首都。“一苏大”的召开,宣告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这标志着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的国家政权的形成。从此,在中国政治舞台上第一个代表广大工农劳苦大众利益并由工农劳苦大众参与民主管理的全国性政权开始运作和发挥作用。
  (三)苏维埃政权的实质——工农民主专政。“工农专政”“主义遵马列,政权归工农”、“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是为工农兵谋利益的政府”“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是工人农民兵士自己选举的政府”“苏维埃政府即是工农兵士贫民的代表会议政府”“苏维埃政府是指革命群众打倒反动阶级的权利机关”等标语都是宣传苏维埃政权的实质,其实质是建立工农民主专政政府。
  中共“六大”通过的《苏维埃政权的组织问题决议案》中规定:“苏维埃的正式名称应当是工农兵代表会议(乡区的可简称农民代表会议)。中国的苏维埃政府的正式名义应当是:中国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府。”[7]这个名称显示苏维埃政权是工农民主专政性质的政权。《决议案》对苏维埃政权的领导阶级、组织机构、形成方式以及任务与管理都作了相应的规定。主要有如下几条:其一,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必须“保证产业工人的领导作用”[5]P403。其二,苏维埃政权的组成必须通过选举产生。其三,苏维埃机关不能脱离群众,而必须和民众保持密切的联系。其四,苏维埃同时有立法及行政之权。其五,苏维埃的运作过程必须实行民主制度,加强民主管理。反对苏维埃政权中的办事人员官僚主义和滥用职权。其六,在苏维埃政权中,“党是苏维埃思想上的领导者,应经过党团指导苏维埃”[5]P408。同时,也要防止以党代替苏维埃或以苏维埃代替党的倾向。总之,决议案对建立苏维埃政权提出的种种原则,对根据地的苏维埃建设都有一定的积极指导意义。
  1931年11月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中明确规定:“中国苏维埃政权所建设的是工人和农民的民主专政的国家。苏维埃全部政权是属于工人、农民、红军兵士及一切劳苦民众的。”[6]P772-773以工农民主专政为政权性质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标志着一个新兴政权的崛起,也昭示着中国共产党努力尝试建立一个不同于以往任何一种国家政权的新型国家。
  (四)苏维埃政权的主要特点。工农民主专政的政权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
  1.无产阶级及其先锋队中国共产党是苏维埃政权的领导者。标语“建立共产党领导下的苏维埃政府”表明了苏维埃政权的领导者是中国共产党。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自诞生之日起,就始终处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这是中华苏维埃政权最主要特点之一。中国共产党对苏维埃政权的绝对领导,早在1927年中国苏维埃运动伊始即已确立。中共六大《苏维埃政权组织问题决议案》中,第17条“苏维埃和党的关系”中明确规定:“党在各处苏维埃中,均应有党团的组织,经过这些党团,经过党员所发的言论,表示党对苏维埃工作上各种问题的意见。党随时随地都应作苏维埃思想上的领导者,而不应限制自己的影响。”“苏维埃政权之正确的组织是要以党底坚固的指导为条件的”[7]。毛泽东作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的主要组织者和领导者,一直把党的领导看成红色政权得以存在和发展的首要条件。他多次谈到“中国苏维埃与工农红军在全中国民众的拥护下,由于中国共产党的正确的领导,已经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然而这些胜利的取得,决不是偶然的,他依靠了中国共产党政治路线的正确。”[8]P296-298所以,1934年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关于苏维埃建设的决议案》中特别强调:“为着保证苏维埃工作的猛烈的开展,必须用力巩固苏维埃中的无产阶级领导。我们苏维埃是工农专政的政权机关,只有强有力的无产阶级的领导,才能使苏维埃彻底完成民主革命,并成为将来革命转变的杠杆。所以在苏维埃中,一时一刻也不容忍忽视加强无产阶级领导的实际工作。为着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的领导, 苏维埃首先必须坚决拥护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的领导。”“苏维埃必须在组织上保证着无产阶级领导权的巩固(如在选举中)”“必须加紧苏维埃系统中以及对于广大群众的共产主义的教育,使之不但在组织上而且还在思想上保证无产阶级领导的巩固。”[9]P354
  不过,强调中国共产党的绝对领导,并不是以党代政或者党包办一切。党的领导主要是体现在政治领导、组织领导。因此,在党与苏维埃关系上,中国共产党反复强调“各乡区苏维埃须容纳非党的工农分子,党只是在其中起党团作用,不得由党员完全包办苏维埃的工作。”“党是苏维埃思想上的领导者,应该经过党团指导苏维埃。”并且在指导政权建设过程中“应预防以党代苏维埃或以苏维埃代党的危险。”[5]P180、408“苏区各级党部与政权的关系,是要经过党团的活动从中起领导作用的。这一工作方式,从中央政府直到乡村苏维埃政府各级党部都应一致遵守,一致的肃清党代替政府的根本错误。在政权中,要尽量的吸收非党工农群众来参加工作,要使广大群众了解党是党,政权是政权,党在政权中的领导作用,只是司舵的对于全船的作用一样,而保卫和管理这只船的责任还是属于群众自己。”[9]P450-451中央苏区第一次党代会通过的《党的建设问题决议案》中指出:“党对政权及群众组织的正确关系是要经过党团的领导作用来实现党的领导。党绝对没有权力直接命令政权和群众组织。尤其是不应当去包办一切工作。”[6]P479这是保证党与苏维埃之间正常关系的关键。这样,既坚持了党对苏维埃政府的领导,又发挥了苏维埃政府的作用,树立了红色政权的威信。
  2.全部政权属于劳苦民众,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被压迫被剥削的劳苦民众真正成了国家的主人,剥削阶级及一切反革命分子被剥夺参政议政的权利。标语“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只准工农兵参加,豪绅资产阶级滚开”表明了苏维埃政权是属于工农兵的政权,一切豪绅资产阶级被剥夺了参政议政的权利。苏维埃政权与过去压迫劳动人民的一切旧政权的根本区别在于,它完全代表了广大劳动人民的最根本利益。当时它所颁布的包括苏维埃宪法在内的许多文件,在尊重和维护人民权利,为人民服务等方面,都比较突出。比如《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规定,“苏维埃全部政权是属于工人、农民、红军兵士及一切劳苦民众的”“工农兵劳苦民众真正掌握着自己的政权”。[10]P645苏维埃政权的主体是工农兵等广大劳动群众,劳动人民自己掌握政权,并参与管理国家事务。毛泽东在“二苏大会”的政府报告中强调,苏维埃是“民众自己的政权,他直接依靠于民众”“民众对于行使管理国家机关的权利”是“苏维埃政权巩固的基础”[11]P4575。《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苏维埃组织法》规定,在苏维埃政权领域内“工人、农民、红军士兵及一切劳苦民众和他们的家属、不分男女、种族和宗教……在苏维埃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苏维埃公民在十六岁以上均享有苏维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直接选派代表参加各级工农兵会议(苏维埃)的大会,讨论和决定一切国家的地方的政治事务。”[12]P7-9由此可见,一切劳苦民众真正成了国家的主人。
  对工农民主和对剥削阶级及一切反革命分子专政, 是工农民主专政的苏维埃政权不可偏废的两个方面。《宪法大纲》规定:“军阀、官僚、地主、豪绅、资本家、富农、僧侣及一切剥削人的人和反革命分子,是没有选派代表参加政权和政治上自由的权利的。”[12]P9因此,为了确保苏维埃政权掌握在工农群众及其代表手中,必须对剥削阶级及一切反革命分子进行专政,用革命武力与革命法庭镇压一切反革命活动。[13]由此可见,苏维埃政权是广大工农对剥削阶级及一切反革命分子进行专政的政权。
  3.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是苏维埃政权体制的基础。标语“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表明了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是苏维埃政权体制的基础。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在1927年11月召开的扩大会议上,就把苏维埃政权的体制确定为“工农兵代表会议政权”。1928年6月,中共六大《苏维埃政权组织问题决议案》充分肯定了工农兵代表会议制度是实行工农民主专政的最好形式。中共六大以后,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在南方各红色根据地普遍建立起来了。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后,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得到进一步加强。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不但有立法权和监督权,而且是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地方各级苏维埃代表大会也有权决定本区域内的一切重大问题,统一领导和管理本区域内各级苏维埃机关的工作。由此可见,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是构成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政治体制的基础。工农兵代表大会制度的深刻意义在于象征着人民对封建专政的否定,代表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14]P169-170
  4.把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放在首位是苏维埃政权的宗旨。标语“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是为工农兵谋利益的政府”表明了苏维埃政权的宗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既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也是共产党领导下的苏维埃政权的宗旨。毛泽东强调,苏维埃国家的各个机关及其工作人员必须把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放在首位,只有这样,苏维埃政府才能得到最广大民众的拥护。从这个基本点出发,他认为苏维埃政府必须把工作做到一切群众的实际生活问题上来,从土地劳动等问题,到柴米油盐问题,都应该给予注意。“假如苏维埃对这些问题注意了,讨论了,解决了,满足了群众的需要,苏维埃就真正成了群众生活的组织者,群众就会真正的围绕在苏维埃的周围, 热烈的拥护苏维埃。”[15]P46141934年1月在“二苏大”上,毛泽东郑重提出:“一切这些群众生活上的问题,都应该把它提到自己的议事日程上。应该讨论,应该决定,应该实行,应该检查。要使广大群众认识我们是代表他们的利益的,是和他们呼吸相通的。”[16]P138
正是在这种关心群众利益思想的指导下,苏区从中央到地方,都较好地体现了“工农兵政权为工农兵所有,为工农兵谋福利”的原则。苏维埃政府颁布了《土地法》,打土豪、分田地,开展土地革命;创办了劳动互助社和模范耕田队,实行互帮互助;创办了列宁小学,开展成人扫盲运动,提高群众文化水平;破除封建迷信,提高群众的民主权利意识等等。凡群众生活中需要解决的问题,苏维埃政府想方设法解决,苏区的群众真正体会到了苏维埃政府是人民的政府。
  5.实行真正的民主制度,人民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由人民选举产生代表自己利益的政府。标语“工农兵代表会议政府是工人农民兵士自己选举的政府”表明了人民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利。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各级政权不同于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政权的特征之一,是建立了人民广泛地参与国家政治的民主制度,由人民选举产生代表自己利益的政府。从而鲜明地体现了苏维埃政权具有最广泛的群众性和人民性。毛泽东非常重视民主参与,将选举作为人民民主参与的主要实践形式,发动群众参与基层政权建设。他在“二苏大”上指出:“苏维埃最广泛的民主,首先表现于自己的选举。苏维埃给予一切被剥削被压迫的民众以完全的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在女子的权利与男子同等。工农劳苦群众对这样的权利的取得,乃是历史上的第一次。”[8]P306选举制度是苏维埃政权民主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苏维埃区域的选举运动,是苏维埃民主制度在实践上的表现。从1931年11月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到1934年1月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在短短的两年多的时间内,中央苏区先后开展了三次规模宏大的民主选举。在选举中,苏区的人民群众都获得了较充分的民主权利。从选民的参加人数上看,一般都在80%以上,有的地方甚至达到90%以上。
  正是有了最广泛的民众参与,中央苏区各级政权具有最坚实的群众基础,获得了最广大民众的支持,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真正的民主制度,加上严格的监督机制与严厉的惩治贪污腐败,使苏区各级政府成为当时中国最廉洁、最民主的政府。尽管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受到国民党的军事“围剿”与经济封锁,苏区人民生活极其困难,但是苏区广大人民群众对于苏维埃政权始终坚决支持,同生死,共命运,体现了国为民所依、民为国献身的感人气象。[14]P171-172
  6.苏维埃工作作风提倡深入实际,实事求是,调查研究。标语“撤换苏维埃里面的新官僚!”表明了苏维埃的工作作风是反对官僚主义。在苏维埃工作作风建设中,毛泽东一贯提倡调查研究,反对本本主义(主观主义)。调查研究是了解情况的基本方法,也是制定方针政策的基本前提。毛泽东在“二苏大”上曾将包括调查研究在内的工作方法,称之为“桥问题”,认为解决苏维埃工作中的问题,目的在于“过河”,而“过河”就必须有桥,“不解决桥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不解决方法问题,任务也只是瞎说一顿”[16]P139。针对苏维埃机关工作人员不了解如何开展乡苏和市苏工作的状况,毛泽东认为必须采用实际具体的调查研究的方法,去摸清情况,掌握实际材料,然后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毛泽东自己是带头调查研究的典范,在创建井冈山根据地斗争中,他作了宁冈、永新两县调查,写下了《永新调查》和《宁冈调查》。在中央苏区时期,毛泽东又经常做调查研究,先后写下了《兴国调查》《寻乌调查》《长冈乡调查》《才溪乡调查》等,为土地革命的顺利进行提供了大量的有实际意义的指导思想与政策,进一步推动了苏维埃工作,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少犯主观主义和官僚主义。
  由于苏区的党和苏维埃工作人员,以及广大红军指战员,牢记党和红军的宗旨,真心实意为群众谋利益,着力解决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困难,把苏维埃政府建成“为民政府”。加强民主政治建设,让人民群众翻身做主人,广大劳苦民众当家做主,政治上有了话事权,把苏维埃政权建设成民主的政权。严惩贪污腐败,把苏维埃政权建设成廉洁政权。倡导节俭,把苏维埃政权建设成为精简、节约的政权。加强法制建设,实现依法执政,把苏维埃政权建设成法治政权。深入开展土地革命,使农民分得了土地,得到了最大的实惠。长冈乡的苏区群众发自内心地称赞:“共产党真正好,什么事情都替我们想到了。”[16]P138苏区人民真正将苏维埃政府称为自己的政府了,这充分说明中国共产党将苏维埃政权建设成为人民的政权了。苏区人民清醒地认识到:“只有苏维埃政权能够拯救中国于沦亡,使全中国民众得到彻底的解救。”[17]P4639所以,苏区群众就写出了“武装拥护苏维埃政府”“保卫苏维埃根据地”“巩固苏维埃根据地”等标语,发自内心地喊出了“苏维埃是世界上最进步的政权形式”“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万岁”等口号。
  三、苏区时期红色政权建设的历史启示
  重温红军标语,回顾中国共产党这段红色政权建设的历史,总结当年政权建设的经验,对于今天在全面执政历史条件下担负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权建设重大使命的中国共产党,能够从中得到若干有益的启示。
  (一)作为国家机器最为重要象征的国家政权,必须体现执政党的意志,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任何一个国家政权,无不代表着执政党及其群众基础的利益而行使国家机器的权力。时至今日,共和国成立已经69年,仍然需要发扬苏维埃政府的优良传统,始终牢记自己的使命与奋斗目标,把工人阶级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利益放在最重要的位置,实现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必须始终“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18]P20努力“提高党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确保党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18]P20;必须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而不懈奋斗。
  (二)必须坚持和发扬民主,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与发展。保证和支持人民当家作主是共产党人不懈的所求,当年中央苏区政权建设的一个重要特色就是进行民主政治建设,保障人民当家作主。为此,要继续“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坚持人民当家作主,坚持和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发展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保证人民当家作主落实到国家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之中”[18]P22,不断推进社会主义政治制度自我完善与发展。
  (三)必须廉洁从政,始终把反腐倡廉作为国家政权建设的一件大事来抓。中华苏维埃政府时期,针对党内的腐败现象,毛泽东提出必须“同贪污浪费、官僚腐败作无情的斗争”,并且处理和处决了左祥云、谢步升等一批贪污腐化分子。在当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伟大征途中,党仍然要经受“四大考验”,克服“四种危险”,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必须贯彻“党要管党,全面从严治党”的方针,坚决抓住反腐败这个重要环节不放松,要坚持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坚持重遏制、强高压、长震慑,加大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力度,强化不敢腐的震慑,扎牢不能腐的笼子,增强不想腐的自觉,确保党永葆先进性与纯洁性。[18]P66
  (四)必须厉行节约,减少执政成本,为构建节约型社会树立良好的榜样。毛泽东在中央苏区时期倡导节俭,有效增强了人民群众对党的认同感,提高了苏维埃政府在群众中的威望。在当前严厉执行中央八项规定的背景下,必须坚持以上率下,巩固拓展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成果,继续整治“四风”问题,降低行政成本,打造节约型政府,为构建节约型社会树立良好的榜样。
  (五)必须建立完备的法律体系,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便建立起比较完备的法律体系,真正做到了依法治国。在当前全面依法治国的背景下,我们加强政权建设就要依法治国,“必须把党的领导贯彻落实到依法治国全过程和各方面,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依法治国和依规治党有机统一,真正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18]P22
  (六)必须时刻关心人民群众生活,及时关注与解决民生问题。人民群众的拥护与支持是一个政权保持活力和稳固的力量源泉。在中央苏区,毛泽东坚持真心实意为群众谋利益的执政理念及执政实践,赢得了苏区最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与支持,保持了苏维埃政权的凝聚力、向心力和号召力。今天,党要实现政权的巩固和稳定,依然是需要依靠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我们必须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18]P19“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把党的群众路线贯彻到治国理政全部活动之中,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依靠人民创造历史伟业。”[18]P21,时刻关心人民群众生活,及时关注与解决民生问题,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始终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朝着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不断迈进。”“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形成有效的社会治理、良好的社会秩序,使人民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更加充实、更有保障、更可持续”[18]P44,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力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
 
参考文献:
[1]中国共产党纲领(英文译稿)[DB/OL].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
64553/4427946.html人民网.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数据库,1921.
[2]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DB/OL].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
/64168/64554/4428164.html人民网.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数据库,1922.
[3]关于“左派国民党”及苏维埃口号问题解决决议案(1927年9月19日)[A].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3册[C].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4]对国内工作指示的电稿[DB/OL].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64558/
4428365.html人民网.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数据库,1928.
[5]中共中央给共产国际的报告(1928年11月28日)[A].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4册[C].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6]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A].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7册[C].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7]苏维埃政权组织问题决议案[DB/OL].http://cpc.people.com.cn/GB/64162/64168/
64558/4428425.html人民网.中国共产党历次全国代表大会数据库,1928.
[8]江西省档案馆,中共江西省委党校党史教研室.中央革命根据地史料选编:下册[Z].南昌:江西人民出版社,1983.
[9]中共政治局关于苏维埃区域目前工作计划[A].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6册[C].北京:中央党校出版社,1989.
[10]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0册[Z].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
[11]第二次全苏大会特刊:第3期[C].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中央档案馆.红色中华:第八卷[A].江西人民出版社,2016.
[12]韩延龙,常兆儒.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根据地法制文献选编:第1卷[Z].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
[13]耿家显.共产国际与中国苏维埃政权建设[D].中央党校博士研究生论文,2008.
[14]蒋伯英,郭若平.中央苏区政权建设[Z].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9.
[15]毛泽东.关于中央执行委员会报告的结论[C].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中央档案馆.红色中华:第八卷[A].江西人民出版社,2016.
[16]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1.
[17]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宣言[C].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中央档案馆.红色中华:第八卷[A].江西人民出版社,2016.
[18]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A].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C].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
 
注释
①以上标语主要选引自以下文献资料:一是曾宪文、谢敬霞主编《岁月留痕——井冈山红色标语选》,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9月。二是赣州市文化局、赣州市文物管理局编《红色印迹——赣南苏区标语漫画选》,文物出版社,2006年8月。三是江西省宁都县博物馆编著《历史的足迹——江西省宁都县苏区墙头革命标语画选编与研究》,江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10月。四是李世明、田修思主编《指路的明灯——长征标语口号》,国防大学出版社,201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