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冈山斗争时期从严治党的探索
来源:《学习时报》(2019年05月24日 第A5版)        发布时间:2019-05-29
肖小华
  井冈山斗争时期,毛泽东等党的领导人结合实际,把以德治党和依规治党结合起来,一方面强化了党员的思想教育,另一方面对党组织进行了整顿,开启了红军初创时期从严治党的探索和实践,为中央苏区的开创奠定了思想、组织和制度基础。
  严格党内教育培训,夯实建党基础。井冈山根据地地处湘赣边界、罗霄山脉中段,交通闭塞,经济落后,家族主义、宗派主义、地方主义等封建思想盛行。以农民为主体的党组织不可避免地烙了这些非无产阶级思想的印迹,严重地影响了党组织的纯洁性、先进性和战斗力。为此,毛泽东深深感慨,“‘斗争的布尔什维克党’的建设,真是难得很”。
  鉴于边界党员的思想问题,毛泽东创造性地提出了“思想建党”原则,强调要“竭力铲除一般同志的机会主义思想和封建小资产阶级思想,确定无产阶级革命的人生观”。为把思想建党原则付诸党的建设实践之中,毛泽东等领导人利用战争的空隙,通过许多行之有效的措施对党员加强了“政治训练”,如举办党团训练班、集中整训、召开会议、集合讲话、话剧表演、歌谣传唱、标语认字、谈心活动、互相讨论等等。这些做法,后被写入古田会议决议案。
  为提高教育效果,毛泽东、彭德怀、陈毅等领导人亲自到党团训练班讲课,他们从教育对象的特点出发,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党员和红军官兵讲授了马列主义基础知识、阶级斗争史、革命发展史、政治时事,让党员和红军官兵懂得了党的奋斗目标是什么、党是为谁服务的、共产党员是干什么的、党员要遵守哪些纪律以及怎样做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如何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作用。在纸张十分紧缺的情况下,湘赣边界特委还编写了教材《怎样做一个共产党员》。经过有效的政治教育,“红军士兵都有了阶级觉悟,都有了分配土地、建立政权和武装工农等项常识,都知道是为了自己和工农阶级而作战。因此,他们能在艰苦的斗争中不出怨言”。
  执行“铁的纪律”,强化制度建设。1928年10月,毛泽东曾在湘赣边界二大上指出,“‘铁的纪律’为布尔什维克党的主要精神,只有如此,才能抑止党走向非无产阶级的道路。消灭机会主义分子,洗刷不斗争的腐化分子,只有如此,才能集中革命先进分子的力量团集在党的周围,使党壁堡森严、步伐整齐地成为强健的斗争组织,只有如此,才能增加无产阶级的领导力量”。
  为了把这支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党锻造成一个“有铁的纪律”的马克思主义政党,使他们在极度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和险恶的战争环境下仍能坚定自己的理想信念,毛泽东等领导人不仅提出了“支部建在连上”原则,颁布了众所周知的“三项纪律六项注意”,而且还通过建立士兵委员会、党代表等制度强化作风。针对边界一些党组织脱离群众的不良现象,毛泽东严肃批评道:“过去工作,上级与下级隔开,上级对下级也没有很好的巡视和指导。党只重机关工作,犯了与群众隔离的错误。”为此,党的领导机关和党的干部以后要坚决防止两种倾向:一是命令主义,即不从群众实际出发、主观武断、强迫群众执行;二是尾巴主义,即不引导群众、带领群众,反而与落后群众一起对党政策评头论足、冷嘲热讽。
  为了让“党的意志伸张,个人意志减弱”,湘赣边界党的二大还完善了巡视员制度,不仅确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而且是红军思想政治教育正规化的开始,为政治建军奠定了思想基础。
  厉行“九月洗党”,纯洁党的组织。虽然建党初期,中央就提出了壮大党组织既要“扩大党的数量”,更要“巩固党的纪律”。但由于大革命的失败,在井冈山根据地开辟前,边界各县党的基层力量十分薄弱,一些地方“只剩下若干避难藏匿的党员,党的组织全部被敌人破坏了”。1927年毛泽东率部队来到井冈山后,迅速恢复和壮大党的组织,以适应井冈山根据地的发展需要。但一些地方当时在发展党员过程中,采取了粗放式发展策略,简化了组织程序,甚至用“拉夫式的吸收办法”公开招收党团员,致使一些投机分子趁机混入党内,造成了党组织的不纯。为了把这些投机分子清理出党,毛泽东和边界特委决定对党组织进行清洗和整顿。
  宁冈、永新两县是清洗和整顿的重点区域。因为这两个县是井冈山根据地的中心区域,党员数量虽多,但家族思想、地方主义、土客籍矛盾等问题十分突出。主要对象包括:不能发挥党员作用、不服从指挥不遵守纪律、革命不勇敢不坚决者;投敌叛变或被敌人抓去、问题尚未弄清楚者;出身不好、革命不积极、怕吃苦者。“洗党”的重点是把投敌叛变分子清除出去。主要措施是:将“永新、宁冈两县的党组织全部解散,重新登记”。新的党员名册先由各支部送区政府、再由区政府汇总报县委。对犯错误的党员,根据所犯错误的程度,给予党内处分教育。
  此次边界被清洗的党员约4000人。“虽然数量大为减少,战斗力反而增加”。通过这次清洗和整顿,清除了阶级异己分子和投机分子,纯洁了党组织,提高了党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在湘赣边第三次反“会剿”中,许多党员在党组织不健全的情况下,坚持秘密活动,转入深山老林,饮冰卧雪40余天,即使冻坏了手指脚趾,也没退缩革命、叛变革命,信念十分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