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时期陈毅如何做统战工作
来源:《学习时报》(2019年05月17日 第A5版)        发布时间:2019-05-28
庄广雷
  统一战线是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战胜敌人的三大法宝之一。在新四军历史上,陈毅统战工作的佳话广为流传。黄桥决战胜利后,中央军委专门批转了陈毅领导新四军在苏北统战工作的经验,毛泽东批注:“为使各部队团以上干部深切研究统战策略,破除其狭隘而不开展、顾小利而忘大利、称英雄而少办法的观点,特将陈毅报告转告你们作具体教育材料”。陈毅统战艺术至今仍值得当前中国共产党人学习和发扬。
  重视宣传教育,促进日伪敌军觉醒
  重视思想政治工作是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政治优势。陈毅领导新四军的革命实践中不仅对宣传教育工作作过许多指示和论述,而且经常直接领导和参与宣传教育工作的具体实践。
  1940年8月,新四军进驻黄桥后,陈毅推荐其妻子张茜到新四军苏北政治部《抗敌周报》参加油印工作。9月,新四军占领姜堰后,陈毅亲自委派专人赴外地购买印刷设备器材,还专程去印刷厂看望印刷工人,鼓励他们为新四军抗战印好书报刊。在陈毅的领导下,新四军编印大量宣传品及日文报刊,如苏北支部的《日本兵队之声》,苏中支部的《新时代》。在此基础上,新四军广泛发动群众,沿路发放、张贴宣传品,甚至穿过伪军哨岗直接发放到伪军据点。这些宣传品以鲜活的事例反映出日伪军内部的黑暗,官长对士兵的压迫,不少日伪士兵产生了厌战、怠战、反战情绪。
  陈毅还创造性地运用党中央对待日伪战俘的政策,从多方面施之以艰苦细致的教育转化工作,新四军制定《敌军政治工作纲要》,明确指出“正确执行优待日军俘虏的政策,可以削弱敌人的战斗力,并从事实中粉碎敌人的欺骗宣传”。善待日军俘虏,每日有计划地对日俘进行思想教育,以1至2小时与他们正式讲学,逐渐启发日伪军俘虏的阶级觉悟,成功将一批日伪俘虏争取过来。被释放的日伪俘虏以其亲身经历,在日伪军中进行策动,起到了很好的攻心瓦解作用。
  讲究斗争策略,建立党的“外围军”
  在革命战争年代,陈毅讲究斗争策略,把原则性和灵活性结合起来,化敌为友,建立党的“外围军”。
  1939年,陈毅从江南茅山抗日根据地过江来到吴家桥,当时苏北的军事力量除了少数八路军和新四军外,主要有三股势力:一是占领南通、徐州、连云港等水陆交通线上重要城镇的日伪军;二是控制苏北大部分地区的韩德勤部,属于蒋介石嫡系,拥有兵力七八万人;三是驻扎在泰州、姜堰的苏北地方实力派李明扬、李长江等部,拥有兵力2万多人。陈毅仔细分析了苏北局势,确定了“击敌、联李、孤韩”的方针。1939年7月,陈毅进泰州城会见李明扬与李长江,达成合作意向,之后又两进泰州,宣传新四军的抗日主张,使“二李”确立了中立立场,巩固和“二李”统一战线。
  1940年6月,在韩德勤蛊惑挑拨之下,李长江指挥13个团10倍于新四军的兵力进攻新四军挺进纵队驻地郭村,该部被迫奋力反击,最终歼灭李长江部3个团的兵力,使得李长江部全线溃退。在即将进攻泰州之际,陈毅命令部队停止进攻,他指出:战役和战术上的胜利,不等于战略上的胜利。我们要打开苏北局面,非把韩德勤打败不可;要打败韩德勤就必须争取“二李”,不使他们投奔韩德勤。陈毅主动与“二李”议和,释放俘虏并退出所占“二李”防区。陈毅灵活运用“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原则,对“二李”的统战工作取得重大突破,为黄桥决战我军胜利奠定了基础。
  善于以文会友,做好知识分子工作
  陈毅知识渊博,兴趣广泛,他充分利用在诗词、书法、围棋等方面造诣,广泛交往各界名流,大量吸收知识分子参加党、军队、政府、群众团体工作。如其在《记韩紫石先生》所言“余从军以来,每莅一地,辄乐与当地贤士大夫游”。
  1941年秋,陈毅为打开盐阜地区工作的新局面,登门拜访盐阜地区著名人士庞友兰,请其为抗战事业献计献策。但是庞友兰认为共产党的军队和国民党没有多大区别,而且新四军人少枪孬,想要在盐阜地区立稳脚跟并不现实。陈毅“三顾茅庐”,才得以见其真容。在交谈中,陈毅措辞诚恳,态度谦恭。两人说文道武、谈论古今,诗歌词赋、琴棋书画无所不谈,经过多次交流,庞友兰改变了对新四军的看法,从陈毅身上看到了新四军的力量所在,积极为抗日出谋划策,被选为盐阜区参议长。陈毅对此高度评价,并赋诗赞他“丰姿再现海安身”。
  陈毅以他的真诚相待、渊博知识团结了一大批开明地主绅士、知名人士,使他们能理解、同情和支持新四军的抗战。他还邀请外地知识分子来苏北参与抗战,他写出一封封情真意切的书信,通过地下组织转交到各大城市知识分子阶层手中,激发他们的爱国热情,激励他们投身革命,使苏北会聚了民主斗士邹韬奋、新闻记者范长江、音乐家贺绿汀等一大批文化精英。在此基础上,为充分发挥文化抗战的作用,他倡导建立“名人文化村”,成立湖海艺文社,关心学社发展,亲自参与学社活动并大量投稿,推动了文化抗战的蓬勃发展。
  争取海外人士,建立国际统一战线
  陈毅还把做好国际友人、在华人士的工作,作为统一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经过不懈地努力,在新四军中树立起反法西斯国际统一战线的旗帜。
  1945年5月,陈毅邀请美国太平洋学会会员、《太平洋事务》驻远东特约记者汉斯·希伯到盐城采访,陈毅热情欢迎其到来,安排希伯到周边的乡镇、村庄、部队采访,与新四军将领、士兵、农民等进行多方面接触。希伯写出《重访新四军占领区》等多篇报道,向世界真实地报道了新四军坚持敌后抗战的事迹。抗战期间先后有30多位记者写了有关新四军的报道,从而使新四军声名远播,打破了敌对势力的舆论封锁。同时通过反复沟通,奥地利医学博士罗生特受陈毅邀请对新四军卫生工作进行指导,并在陈毅等人介绍下成为中国共产党特别党员。
  积极组织在华外国人士,组建新四军的“反战联盟”,如“在华日本人反战同盟”“日本人民解放联盟”。特别是组织流亡中国的朝鲜人成立“朝鲜青年联合会苏北分会”。对于流亡中国的朝鲜人,在政治上与中国人民平等,在生活上给予国际友人的待遇,在工作上给予指导和信任,朝鲜人李成镐被新四军第三师委任为抗大五分校教育长。1942年春,经过新四军这个革命熔炉的熏陶,在新四军的帮助下,在苏北工作的朝鲜人王信虎、李成镐、卢希必等人成立“朝鲜青年联合会苏北分会”,他们到日军据点附近,甚至不顾炮火的危险,靠近阵地前沿喊话,不少朝鲜士兵倒戈逃跑,成效显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