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时期的马列著作翻译
来源:《学习时报》(2018年07月09日第A5版)        发布时间:2018-09-10
周云瑞
  延安时期是马列经典著作翻译出版成果最为丰富的时期之一。这些著作的出版扩大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与影响,为中国共产党推进学习运动、加强党的建设和干部教育提供了重要保障。
  在意识形态领域树立自己的旗帜
  延安时期马列著作的翻译是应对国民党宣传封锁的迫切需要。这一时期,国民党为维护其统治对共产党采取宣传封锁,查禁书籍3000多种,主要涉及马列著作、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著作、“为中共做夸大宣传”的国际友人的著作等等。面对国民党的宣传管控,中国共产党坚持翻译出版马列著作,从舆论上与国民党形成对抗,在意识形态领域树立了自己的旗帜。
  翻译马列著作是提升中国共产党理论素养的前提。延安时期,马列著作的大规模翻译与发行,为中国共产党学习马列著作、探索真理提供了理论读本,促进了中国的革命进程。马列著作的翻译与传播肩负着指导中国革命的责任,从而使革命向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发展。在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由于党的理论水平比较低且受共产国际影响较深,中国共产党犯了几次严重错误。因此,学习马列经典原著、提高党的理论水平成为中国共产党的迫切需要。
  稳定的环境为有组织翻译马列著作提供了必要条件。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提出了一整套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的基本政策,使延安成为真正政治民主、经济稳定、文化繁荣的地方。由于延安稳定的环境,也吸引了大量青年的到来,大批翻译家和理论家齐聚延安,如何锡麟、柯柏年、王实味、艾思奇、吴亮平等。延安成为青年知识分子的聚集地,为延安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各方面的论著提供了人才基础。
  延安时期党的两大翻译机构
  五四运动前后,中国开始研究马克思主义。1920年,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奠定了党的翻译事业的初步基础。马克思主义哲学、经济学、文艺著作的中文译本陆续问世。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中国共产党急需军事理论的指导,中国共产党的翻译事业在兼顾哲学、经济学、文艺著作的同时,进一步加强军事著作的翻译。中国共产党还设立了两大翻译机构,为马列主义翻译事业提供了组织基础。
  为加大对马列著作的翻译力度,提升全体党员的理论水平,中国共产党在延安成立了第一个编译马列著作的专门机构——马列学院编译部。该部成立于纪念马克思诞辰120周年之际的1938年5月,负责翻译马列经典原著,形成了学习马列经典的热潮,将党内学习马列哲学、经济学、文艺著作向前推进一步。此外,为提高中共将领的马列军事理论素养,军委也响应中央学习马列经典的号召,于1938年10月在延安成立了中央军委编译处,这是中国共产党首次成立的专门翻译马列军事著作的机构。中央军委编译处主要翻译了恩格斯的军事论文,大都被编入了“抗日战争参考丛书”,为抗战胜利提供了理论指导。
  延安时期马列著作翻译的当代启示
  加强对马克思主义的学习教育。延安时期对马列著作的翻译为全党学习和提高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提供了现实条件。这一时期,马列原著的编译成就突出,翻译出版了很多马列经典著作,当时无论在根据地还是国统区,都产生了极为重要的影响,边区之外的其他地方,如上海、重庆、武汉等地都以延安翻译的马列著作为蓝本大量翻印和再版。这些成就都直接表明学习马列主义已成为全党的热潮。因此,无论从政策的鼓励还是现实情况来看,延安时期对马列著作的翻译成为中国共产党了解马列主义、学习马列主义的主要窗口。
  开展理想信念教育。实践证明,思想路线的统一对于一个党的存亡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马列著作的翻译是党的思想路线形成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1942年,为解决党内长期存在的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党八股,毛泽东亲自领导了整风运动,即马克思主义学习的大竞赛。党中央在号召广大党员干部认真学习马列主义的同时,组织力量翻译了大量马列著作。这些马列著作对党内学习马克思主义,坚定党员理想信念,深入了解马克思主义,促进思想统一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坚持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延安时期在翻译马列著作以及随后大规模学习马列著作的过程中,逐步形成了实事求是、理论联系实际的作风,为中国共产党取得全国性的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础。在深入学习马列主义以及在实际斗争中,毛泽东思想应运而生。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第一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这一理论的形成为党胜利完成第一次历史性飞跃作出了突出贡献。中国共产党每一次的成功都是理论联系实际的结晶,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到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辉煌成就,中国共产党始终坚持实事求是,带领中国不断向前迈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