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龙:脑壳砍了也要跟党走
来源:《中国组织人事报》(2018年06月11日)        发布时间:2018-07-12
一九四九年入川解放大西南时,贺龙、周士第、王维舟同志在进军途中。
  贺龙是德高望重、功勋卓著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人民军队的创始人之一。1927年我党领导的南昌起义,当时还不是中共党员的贺龙率领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毅然决然地参加起义,并担任起义军总指挥。起义部队南下途中,贺龙加入共产党。起义失败后贺龙义无反顾地回到家乡拉起队伍继续革命。他说,国民党骂共产党是洪水猛兽,我贺龙把他看作是救星。就是把我脑壳砍了,我也要跟着共产党走到底!体现了老一辈革命家忠诚于党的崇高情怀。
  “患难之交遇到大是大非也要分道扬镳啊!”
  贺龙率领的独立第十五师在北伐战争中立下了不朽功勋,被誉为“钢军”,扩编为国民革命军暂编第二十军。为了把这支英勇善战的旧式部队改造成为党领导下的人民武装,贺龙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工作。
  1926年8月,以共产党员周逸群为队长的宣传队来到贺龙的部队,受到热烈欢迎。贺龙向他请教革命政府是怎样领导部队,国民革命军为什么要设党代表、政治部和政工人员,为什么要组织宣传队,宗旨是什么,部队应该怎样整顿才好等问题。贺龙希望宣传队全体人员留在自己部队工作,请周逸群帮助改造部队。
  根据周逸群建议,部队成立了培养革命军官的政治讲习所,周逸群担任第一任所长,开设《社会主义大纲》《世界革命史》等课程,贺龙利用工作间隙和学员一起听课。这个政治讲习所办了一年多,直到南昌起义结束,培养了2000多名部队基层骨干。
  1926年9月,贺龙任命周逸群为第一师政治部主任,在部队内开始建立政治机关,并为各旅、团、营、连编配了政治工作人员,在连队建立了士兵委员会。在第一师营以下官兵中秘密发展党员,建立党支部。营长罗统一、王炳南、贺桂如等一批基层军官先后加入了共产党。
  贺龙按照共产党的建议采取的一系列举措,引起了部队中以陈图南为代表的一些资格老、职位高、自恃有功而思想陈旧的军官的强烈不满,两种力量的矛盾逐步激化。陈图南利用私人感情和家族关系,联络师参谋长陈淑元等人借机制造闹饷事件,甚至鼓动士兵向贺龙打黑枪。贺龙深有感触地说:“患难之交遇到大是大非也要分道扬镳啊!”对这种把革命军往反革命军那里拖的勾当,贺龙态度鲜明地向共产党中央报告处理,挖掉了部队的重大隐患。
  “党要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贺龙说:“我在旧社会见过各种人,碰到过各种主义,选择来选择去,最后认定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从此以后,我就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党和共产主义。”
  北伐战争中,贺龙对共产党的态度日益明朗。当时,中共中央规定,在友军内部不准吸收高级军官入党。贺龙入党的意愿虽然暂时未能实现,但他对党由衷崇敬。
  北伐军节节胜利的过程中,宁汉合流,屠刀砍向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贺龙是功勋卓著的北伐名将,蒋介石、汪精卫竞相对他进行游说拉拢,甚至收买贺龙身边人搞“兵变”。贺龙不为高官厚禄、威逼利诱所动,毅然决然地脱下皮鞋穿草鞋,投身工农革命的时代洪流之中。
  在那风云变幻、白色恐怖笼罩全国的时刻,作为北伐军的高级将领而且不是共产党员的贺龙,有这样的革命坚定性难能可贵!1927年7月初,周恩来到贺龙公馆登门拜访,热情地说:“疾风知劲草,我们对你是很钦佩的。”贺龙说:“我一直追求能让工农大众过上好日子的政党。最后,我认定共产党是最好的党,我服从共产党领导。”7月23日,贺龙率部抵达九江,谭平山代表中央向他通报了举行南昌暴动的决定,希望他率领部队一致行动。贺龙感谢党中央的信任,坚决表示:“赞成!我完全听从共产党的指示。”
  7月28日,周恩来在南昌郑重向贺龙宣布,前敌委员会决定任命他为此次起义的总指挥。贺龙激动万分,紧紧握住周恩来的手说:“党要我怎么干,我就怎么干!”
  8月1日凌晨,南昌城头的枪声,揭开了中国共产党领导武装斗争的历史。贺龙从此与人民军队的光荣历史紧紧联系在了一起。
  9月初,起义军南下途中,在瑞金锦江中学的一个教室里,周恩来主持贺龙入党宣誓仪式。贺龙在入党后向官兵宣布:“我过去没有参加共产党时,我带的军队是我的。今天,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连我的脑壳都是党的,党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军队也属于党的,要听共产党的领导,绝对服从党的命令。”
  认定共产主义这个真理,贺龙就坚定地跟党走。毛泽东给予他很高评价:贺老总有三条:对敌斗争坚决;对党忠诚;联系群众。